当前位置: 首页 > 用户导航 > 在校学生 > 校园随笔 > 正文
 报考学生  在校学生  教职员工  学校校友  社会各界 
 
   
我的火车生涯
2012-11-13 00:00     (浏览次数:)
吕俊杰
1979年8月26日,刚满16岁不久的我,从长寿县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考上了东北工学院(今东北大学)。第一次坐火车从山城重庆(菜元坝火车站)经过成都、宝鸡、西安、北京两次转车到达东北工业重镇沈阳(沈阳南站),全程3393公里,行程60多个小时。谈起第一次坐火车的兴奋与激动,当时火车开动,汽笛长鸣,白雾升腾,亲人的嘱咐与重托,让我看见老父亲站在月台上泪流满面,自己也热泪盈眶!毕竟16岁的我一个农家孩子,一个人独自远行,走这么远3393公里,父辈的担心可以理解。当时考大学难,仅有2-3%的高考升学率,而考重点大学更难!两天三夜的60多个小时的长途旅行,到达沈阳时脚坐肿了,鞋子穿不进去了!
四年的大学生活,由于离家太远,只是暑假回家了三次,四个寒假均留校沈阳,经历了零下29度的寒冷,每天早上参加扫雪。1981年暑假回家,全中国发大洪水,远途冲毁大量铁路,当时襄渝铁路已经通车,我们被滞留在襄樊,绕道宝成线,这一次回家共坐了70多个小时,至今记忆犹新!说起来当时坐火车的硬座,坐车时间长,自己只有在三人座位下铺一张报纸或席子躺下就睡。有节奏的咣当声音,伴随疲倦的我很快进入梦乡,几十小时的火车不知不觉中就度过了。
1983年7月大学毕业参加工作,出差可以买硬卧了,当时火车票很难买,得找关系、托熟人、找订票单位,可谓一票难求!
在重庆工作两年以后,1985年9月,我考上了北京科技大学(原北京钢铁学院)的统招研究生,三年的研究生生活,五个寒暑假均坐车回重庆。由于工作两年,又带薪学习,加上写稿每次往返重庆与北京都坐硬卧,舒适了许多。
改革开放30多年,铁路大发展,六次大提速。车多了、速度快了、买票容易了、代售点增加了。自己在2004年也晋升了教授,41岁的我第一次开始坐软卧出差,当时在攀钢谈项目,坐软卧从攀枝花返回成都。
 以前坐软卧要凭证件,不是有钱就可以坐的!现在看来宽松多了,无非三种人:一是有钱人(大款或富豪),二是没有多少钱,但有地位可以报销的公职人员(厅级干部或正高级人员);三是买不到硬卧,逼于无奈买软卧的普通人。
从每小时30至40到300至350公里,中国铁路的发展我见证了,去年去欧洲,我们的高铁并不比他们差。火车与我有缘,更多的时候出差、旅行我宁愿选择坐软卧,舒适、安全成为我的最爱。2000年的大连空难、2002年的包头空难、2010年伊春空难成为心头之患,随着年龄的增长,心里素质下降,让本来最安全的飞机旅行在我的心中总犯嘀咕,起飞与下降瞬间总怕出现什么意外,因而更多选择坐火车,而不是价格便宜,哪怕是坐上20、30、甚至40小时的长途旅行也心甘情愿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作者系冶金与材料工程学院教授)
打印    收藏
关闭窗口
学校地址:重庆沙坪坝区大学城东路20号 邮编:401331 信息管理:新闻文化中心 技术支持:信息化处 版权所有:重庆科技学院    渝ICP备13000511号-1